当前位置: 主页 > 情感 > 婚姻配对 >

无处安放的婚姻

发表日期:2014-04-17来源:未知 作者:阿里玛玛 浏览:
无处安放的婚姻序曲。。。。谈笑回头看看自己的小车,虎头虎脑的黄色小“雨燕”几乎要淹没在铺天盖地的雪花里。来北京这么久了,还没见过如此大的雪。山区和京城果然不一样。 “招待所还有没有客房?这么大的雪我开不回去。”脑子里空空的,谈笑努力不去看眼前黑着脸的人,压抑着失望的情绪,把注意力集中到雪花上——好大的雪啊! 眼前那张黑脸上下左右地晃动,在雪幕中分外显眼。谈笑有些奇怪:风这么大,这个人的咆...婚姻是什么,是爱情的坟墓吗?
 
 
一开始,他直觉地认定那是谈笑,满脑子都是担心她的不告而至会有什么样的坏影响;方才,他以为谈笑走了,在营房里失望了半天;现在,他突然想起那远远的一望,真的是谈笑吗?也许不是啊!
 
  陆枫觉得很失落,非常非常地难受,恨不得这件事没发生过。没期望就没失望,有了期望又不知道擦肩而过的是不是她,连后悔都没着没落的。他垂头丧气地往回走,冷风呼呼地吹着,好像无数怪兽在夜里咆哮。
 
  陆枫缩缩脖子,大声地叹了口气,好像要借着这股冷风把心里的郁闷统统吹散!
 
  谈笑一转身就看见陆枫跑远了,有些失望,又有些轻松。她还是不能肯定自己究竟是不是来看他的。
 
  处理完福建的事情,钱律师打电话来,说所里接了一个法律援助的案子,按照规矩都是新人来接手,算来算去只有谈笑是最新的。
 
  谈笑也知道各家律所每年都有一个法律援助的case是必须要接的,这是固定指标,谁也逃不了。一般按照照顾原则,这样的case会交给新来的律师做。问题是她已经接了很多案子了,如果再加上这个case,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挺得住。
 
  钱律师说他已经和秦律师商量过了,那几个大项目反正也都做得差不多了,接下来主要是律师们根据谈笑她们交上来的报告做个分析。所以,秦律师不反对他的建议。
 
  谈笑说:“还有两个项目,其中一个DD已经做完,现在正等初期的报告。另外一个刚找好做DD的人,因为涉及不少英文文件,需要翻译。这次动用了很多在校的学生,刚把人组织齐全。”
 
  钱郑义想了想,说:“初期报告我来做吧,至于另外一个项目,还是要你费心。反正也就剩下两个项目了,不是吗?”他顺带夸奖了一下谈笑,“小谈,还是你效率高,这么快就做完了。不过……啧,你这人啊,就是实在!怎么就……唉,太快了点儿。”
 
  谈笑苦笑着,她知道钱郑义的意思。他是说自己可以借此机会捞一把,可她是懒得动心思的人,只想把工作做好,对别的事儿没精力也无心。
 
  “钱律师,那个援助在哪里?”
 
  “哦,我已经帮你做了一下初期分析。唉,看你忙,我也不好意思啊!你先去趟张家口搜集证据,我给你把文件传过去,你看一下。”钱郑义急着表功,可是听在久未回家的谈笑耳里却绝望得想哭——又出差啊!
 
  等谈笑忙完张家口的证据搜集工作,才想起陆枫就在城市之外的一处小地方。她打听了一下具体的位置,昏昏沉沉地踏上火车。车开了,她才醒悟,自己竟然奔向他的方向!
 
  是去看他吗?
 
  谈笑想了一路,到了小镇,犹豫着转了一天,也没敢打听陆枫部队的具体位置。有点儿害怕,有点儿惶恐,还有一点儿兴奋。谈笑坐在主干道的路边,这里常常有士兵来往。她默默地张望着,在异乡,疲累的心竟然无比宁静。
 
  只是一眼,陆枫远远地站着。才一眼,谈笑就感觉到他散发出来的怒火。但就是这一眼,似乎有什么东西哐当一声深深地砸进谈笑心里。陆枫从此不同于路人甲乙丙丁。谈笑突然意识到陆枫是个男人,那张黑黝黝的面庞,简短又有些冒失的对话,在她心里都显得不那么一样了。她不能再拿周围那些男同事和陆枫类比,这个男人……不一样!
 
 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谈笑突然想起两人互不打搅的约定,突地心慌起来。一向冷静的她此时有些茫然无措,甚至还多了几分害怕和惶恐。
 
  看到陆枫被人叫走,谈笑连忙带着司机匆匆离开,或者是逃开。
 
  坐在火车上,窗外是一望无际的雪野。谈笑失神地想着自己的荒唐之举,不敢不愿不希望探究自己所有的动机。只当是“例假”来访的后遗症吧!谈笑如是命令自己。
 
  火车在雪野上奔驰,风雪肆虐之后,原野微微喘息着,向远方延展。
 
  “待到蓝天一行大雁鸣,却原来,风是俏丽,雪是峥嵘。”
 
  一个女子,绽开她朦胧的笑意,浑然不觉。
 
  猫儿注意到狗儿和自己不一样。那种粗鲁,莽撞,急躁。简单的生物,却透着些许猫族所没有的可爱和憨傻。这让受伤的猫儿稍稍有些放心。它是不一样的。
 
  猫儿微微收起毛,瞪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狗儿,轻轻地走过去舔了它一下。
 
  狗狗受惊般地跳到一旁,不知道这个怪物在干什么。湿漉漉的,和妈妈的味道一点儿也不一样!
 
  两个不同族群的冤家重新回到对峙的状态。
 
  一个人走上来,一手一只,都拎了回去。
 
  “今后你们就是一家人了,不许打架啊!”
 
  猫儿看了一眼狗儿,想着自己要占个大地盘。狗儿瞅了一眼猫儿,想着以后可要麻烦了!
 
  谈笑终于回到北京自己的窝里。可惜,手上还有case未完。她简单收拾了一下,继续干活儿。在校生面临毕业的压力,都很勤快,争取将来能有更好的工作机会,无形中减轻了谈笑的压力。她把重心渐渐移到那个援助的case上,这是她自己的案子。
 
  就算不赚钱,也是实打实自己的。人没有不自私的。
 
  这个案子要开庭,节奏按着法庭程序走。朝九晚五,等着通知,原本紧凑的生活慢慢缓解下来。谈笑准备找时间去做下体检。所里还是比较人道的,约了慈铭健康体检机构,在这个月做完就可以了。
 
  听说谈笑回来,那娇倩终于抓到她的时间,约到自己家里。其实是问周嘉的事情。
(责任编辑:阿里玛玛)
分享到: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电影《钓魂》广告植入招商中——电话020-34448289 关闭
电影《情露》广告植入招商中——电话020-34448289 关闭

香港總部:阿裏瑪瑪國際集團有限公司   国内业务:广州玛玛影视有限公司

经营执照:440105000362055 国税(字)440105093901130  地税(字)440105093901130

总机:(86)020—34448289   传真:(86)020—34365789   Email:1731480596@qq.com

粤ICP备05084490号-8  电信增值经营许可证B2-20060088  

法律顾问单位: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 常年法律顾问:靳中山律师

建议用IE7版本以上浏览 Copyright©2006-2014 365weny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