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情感 > 一泓情愫 >

写给桅子(参赛作品)

发表日期:2012-06-14来源:未知 作者:阿里玛玛 浏览:
      桅子,全村人都说,你之所以叫这个名字,是因为出生的那天,你爸爸从山上带回了一株桅子树苗,种在了院子里。
然而我却知道,是因为你的生命如夏花,盛开在骤雨中。
喜欢看你扎着两只羊角辫,从门前的小路蹦跳而过,这是一条从小学校到你家的必经之路。路的这边是一条沟,浅浅的,沟边种着一排垂垂的杨柳,我就坐在杨柳树下的石凳上。路那边不远处就是你的家,你家背后的山上长着满山遍野的桅子,花开的时候,成双成对的蝴蝶在花丛中嬉戏。
转眼,我初中毕业了,你也要跨出低矮的小学校门。
那是一个冬日,外面正下着鹅毛大雪,白皑皑的一片。你来我家作客,坐在火炉旁的椅子上,我正往炉里加炭。那火红的炭火照着我的脸,也照着你的脸,照进两个幼小懵然的世界里来。我看你俨然是一个大人,怔怔地看着炭火,看我拨火,拨开上面那层灰烬。
妈妈笑着对你说,“等你家那颗栀子树开花的时候,嫁到我家给我当儿媳,愿不愿意呀,栀子?”我俩便羞红了脸。
从此,每当夏天蝉在树上叫我名字的时候,你总会送我一朵盛开的栀子花,凉风就带着桅子花香,吹干我膀上的汗滴,吹亮我的眼睛,吹凉整个夏天。
这个夏天过完,我就到离家四十多里的县城去求学,一月只能回家两次,拿带钱粮和生活用品,而你,就坐在了我曾坐过的课堂里。石凳很少坐了,一月只有两次,逗留的时间也少了,因为母亲会喊我到身边,问这问那,而你永远是那两条羊角辫,在我眼里甩来甩去。
又要返校了,我会在石凳上等待,而你总会从屋里跑出来,送我一朵郁香四溢的栀子花。即便到了冬天,我都能收到栀子花。
后来我才知道,每当山上栀子花开时节,你就选一些花蕾,装进保鲜袋里,放入冰箱。每次等到我返校,你就从冰箱里取出一朵。
你是要我一心一意想着你,不忘记。
我又怎能有片刻忘记呀,我的栀子!
返校后,你的花香就淡淡地停留在课桌下,书本间,衣服里,饭粒中,晚上,又飘浮在蚊帐顶上,那么清淡绵长!
后来,我考上大学,去了更远的地方,而你,再也没有坐在我坐过的学堂里。你家搬了,搬到了山的那一边,极稀少见到你了,再也没有收到你的栀子花了,一座山丘竟把我俩的世界隔成了两半。
那年暑假。傍晚,太阳似乎尽情发泄了它的余恨,一丝惬意的凉爽荡漾在空中。我在石凳上,正带着侄女乘凉。忽见久违的你迎面走来。我盯住你,你盯住我。你穿着一套白底红点的连衣裙,羊角辫换成了学生头。有几个村里人向你打招呼,都说好久不见你了,变成了一个大美人了。近了,我盯住你,你转脸瞧着我的依呀学语的侄女,微笑着,一脸的羞涩,如同未开的花蕾。我盯住你,直到你低低地穿过我的身边。听我身后的脚步慢慢地变小,慢慢地消失在我心深处。我竟不知想要告诉你,我的日日夜夜的思念,我的快乐和忧伤。
而你,正从我身边穿过。
栀子,去年的今日,也是这样明媚蓬勃的夏日,你正骑着一辆单车,下一个并不是很长并不是很陡的坡吧,那个司机后来翻来复去地说:“刹车,失灵了,刹车,失灵了、、、、、、。”
而这轻轻的两斤重的刹车,失灵了,就使两吨重的轮子从栀子的身上压过去,从我的心上压过去,把我从梦中惊醒。那时,太阳从未有过这样的火,要把碧绿的树点燃。
一直想到那坡上去看看,坡上弥留着栀子的气息,一直不敢去看那坡,怕,自己永远走不出那段坡。
栀子,告诉你,那颗栀子树,就是我母亲说的,我一直在等的,那颗栀子树,开花了。 (责任编辑:阿里玛玛)
分享到: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电影《钓魂》广告植入招商中——电话020-34448289 关闭
电影《情露》广告植入招商中——电话020-34448289 关闭

香港總部:阿裏瑪瑪國際集團有限公司   国内业务:广州玛玛影视有限公司

经营执照:440105000362055 国税(字)440105093901130  地税(字)440105093901130

总机:(86)020—34448289   传真:(86)020—34365789   Email:1731480596@qq.com

粤ICP备05084490号-8  电信增值经营许可证B2-20060088  

法律顾问单位: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 常年法律顾问:靳中山律师

建议用IE7版本以上浏览 Copyright©2006-2014 365weny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